付玉樓:「王爺似乎暈倒了。」

林香回過頭指著李大人身邊的那個男子,道:「此人,剁碎了喂狗。」

付玉樓吩咐道:「送王爺和司空道長回王府,剩下的……皆是暴民亂黨,按律當誅!」

等林香坐上馬車,再往回看,客棧已是一片火海。

走了很久,林香似乎還聽得到一聲聲的哀嚎。

突然就聽到了付玉樓的聲音:「老奴看德妃娘娘心神不寧的,可是在擔心。」

林香:「自是擔心,本宮許久不在宮裡,怕皇上把本宮給忘了。」

付玉樓:「德妃娘娘多慮了,皇上日日念叨著娘娘。」

付玉樓說完這句就不再多言,坐在一邊閉目養神。

夕顏瞟了林香好幾眼,想說什麼,最後還是什麼都沒說。

一路快馬加鞭,第二日黃昏就到了宮裡,付玉樓把林香送回冷宮就走了。

林香漫無目的的在冷宮裡走來走去,在院子里繞了一圈,自言自語道:「還是回來了。」

夕顏:「奴婢以為娘娘不會回來了。」

林香苦笑道:「能不回來嗎?」

夕顏:「娘娘早些歇息,奴婢告退。」

林香就這樣一動不動的在院子里坐了一夜,直到天亮。

冷宮裡來了一群太監宮女,給送來了一套華麗麗的衣服和首飾,還有一道聖旨,大意是她從此不用再住在冷宮了,收拾一下,就可以搬到皇上重新給她準備的夜香宮了。

那太監宣讀完聖旨,還說了一句「賀喜娘娘」。

冷宮棄妃得以出去,那真是天大的喜事,可林香一張臉卻是冷若冰霜,看不出半點欣喜。

夕顏給她收拾好,道:「娘娘這張臉,美若天仙。」

林香卻沒有多看鏡中的自己一眼,道:「走吧。」

夕顏:「娘娘可有什麼東西要收拾的?」

林香:「沒有。」

夕顏扶著林香剛一走出冷宮,就見到了荀戎,還有他身後的一眾宮女太監侍衛,浩浩蕩蕩幾百人。

林香:「見過皇上。」

不等林香跪下,荀淵戎就扶住她的肩膀道:「愛妃免禮。」

林香:「謝……皇上。」

荀戎拉起林香的手,她的手只是抖了一下,但沒有掙脫。

荀戎拉著林香上了自己的鑾駕,一路來到夜香宮。

這夜香宮是緊挨著重霄殿殿的。

荀淵:「愛妃可喜歡。」

林香:「喜歡,只是臣妾不喜熱鬧。」

荀戎揮了揮手,一眾隨從就退了下去,他拉著林香走了進去,林香這才把自己的手抽了回來,雙手籠袖,放在身前。

荀戎的手停了一下,才垂在身側,問道:「你有沒有想過,不回來了?」

林香:「皇上,我人就在這裡了。」

不管想沒想過,她終究還是回來了。。 半日來的相處,安娜很快適應了新主人,話也多了起來。她是個手腳麻利的女孩,做起事來風風火火,跟柔弱的外表有着幾分區別。暮秋看向銅鏡里站在身後給自己梳頭的安娜,女孩的大眼睛閃爍著,就是身子過於消瘦。

「暮秋小姐,安娜以後會全心全意伺候你,你有什麼需要都可以吩咐我去做。」

「謝謝你安娜,你以前就住在這座島上嗎?」

「不,小姐,安娜以前住在皇爵城克托拉拜莊園主的莊園里。我娘生前是那裏的農奴,所以我從出生起也成了那裏的農奴。」

她的回答讓暮秋頗為驚訝,克托拉拜莊園不就是上次她跟澤伊去的那座莊園嗎?

「那你是怎麼到這兒來的呢?」

「小姐,安娜也說不準是怎麼到這裏來的。聽人說是有位好少爺向我們老爺花了大價錢把我買了出來。」她望了會兒天花板,好像在回憶當時的情景,「我起先不太願意走,但莊園里所有的兄弟姐妹都說我交好運了。我們家老爺也說這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如果錯過了以後就沒有機會了,所以我安心跟着他們走了。」

她拿梳子的手頓了頓,接着道,「他們帶我坐馬車和船,安娜不怕小姐笑話,這輩子我還是頭一次坐馬車和船。一路上我興奮的不得了,完全忘了自己要背井離鄉。到這裏幾天後,等興奮勁兒一過我才開始想家,想克托拉拜莊園里的夥伴們。」

「你後悔來這裏嗎?」

「不,不後悔小姐,能來伺候小姐是我的福分我怎麼會後悔呢?」

「你挺會說話的。」

安娜的臉紅了,「好小姐,你可別笑話我。安娜沒讀過書也不識字,說不出什麼好聽的話來,能說的都是些心裏話。」

「瞧,你要真讀過書那嘴不知道還能怎樣討人喜歡。」

被新主人這麼一誇安娜心裏自然是高興的,但這也加重了她的難為情。在給暮秋梳完頭后,安娜將梳子放進了梳妝台的盒子裏。

「小姐,這幾天你一定累壞了,要不你先休息休息。晚上我給你把飯送到房間里來吃,等小姐吃完飯我可以陪小姐去海灘走走。我知道這裏有個私人海灘,傍晚的景色可美了。」

聽她這麼說暮秋的確有些累了,她不由自主打了個哈欠。幾日來海船上的顛簸讓她睡眠很淺,趁著今日澤伊沒什麼事她來補補覺也是個不錯的主意。

安娜將該收拾的東西都收拾妥當后提着籃子走到了門口,她說:「小姐,我就住在隔壁,有需要你按床頭柱上的按鈕便是,我隨叫隨到。」

順着安娜的視線暮秋找到了床頭柱上的按鈕,她點了點頭。待安娜關門后,暮秋走到那面有着窗戶的石牆前,推開了其中的一扇窗。

海風吹了進來,房間頓時被那不知名的花香縈繞着。窗外,陽光照得沙子閃閃發光,幾隻海鳥飛過,留下一聲鳴叫。

眼前的景色暮秋曾在米勒空間站的其中一扇窗戶外見過。太多神秘的事情讓她琢磨不透,她原本以為一切都能在米勒那裏找到答案,而現在米勒走了,她找誰去?

沮喪使她情緒低落起來,直到現在她也不太相信米勒已經不在人世了。

在以諾的世界裏,她唯一還認識的同樣來自烏的人就只剩胡安了,但這次他並沒有跟隨澤伊少爵一道而來。

躺上床,暮秋閉上了眼睛,一覺無夢。

不知過了多久,房間里襲來一陣滲人的寒意。她猛得睜開眼睛,黑暗中一道冰冷的刀光刺向了她。倏然,她身子一側,整個人滾到了地面。刀刃刺進了她方才睡覺的枕頭,裏面的絨毛飛得滿屋子都是。

蒙面人站在床邊握著匕首,看向了她。

那是雙灰藍色的眼睛,很年輕。眼睛的主人整個身體覆蓋在一層若有若無的虛影里。那虛影跟他身上所穿的斗篷有關,而那斗篷跟暮秋那天陪同澤伊去裂縫崖見的那位異域者所穿的斗篷相似。

不等暮秋反應,那人已經對她發起了第二輪的進攻。

窗外,月色已高。或許是不想打擾暮秋休息,安娜並沒有在晚餐時叫醒她,所以她一覺就睡到了大半夜。

陰冷的刀光再次襲來,暮秋又一次側身,躲過了一劫。

對於自己用本能的反射來防禦對方的進攻她滿是詫異,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做到了。要知道她從未習過武,學校百米跑的時候最好的成績是年級女子組第三名,可現在她居然能夠躲過對方敏捷的身手。

刀光在她身旁閃爍不停,她一次又一次的逃脫似乎激怒了對方。只見那人身子向後一蹲,接着再一躍而上,刀刃直接瞄準了她的喉嚨。

這一次暮秋躲閃不急,情急之下,她抄起壁柜上的花瓶砸向了對方。花瓶砸在了對方伸出來的手臂上,與他手臂上黑亮的護甲碰在一起,掉到了地面。

瓶子碎裂的巨大聲響終於驚動了隔壁的人。只聽一陣急促的腳步跑了過來,接着門被敲響了。

「小姐?暮秋小姐,你沒事吧?」

安娜敲著門,有人閂住了門讓她沒辦從外面打開。

恐懼揪住了暮秋的心,那個刺客站在她與門之間,讓她想從門逃出去的希望完全破滅了。

是暗殺嗎?在這個世界裏她跟人無冤無仇,誰會想到來暗殺她?

房間里出現了短短几秒靜謐,或許是安娜的聲音讓刺客安靜了下來。就這幾秒,暮秋腦海里閃過了一系列可能的逃跑方式,但沒有一件能讓她付諸於行動。

她不敢正面與對方衝突,畢竟對方手裏有武器,而她一無所有。

她注視着對方手裏的匕首,如果它割斷她的氣管,她會立馬死去。如果它刺向她的心臟,她會很快進入休克。

在身體還未大量失血前細胞尚未喪失存活能力,但這時間通常不會超過四分鐘。這麼短的時間內要是沒人能對她進行心臟復甦她必死無疑,如果她暫時被人救活而不能在事後得到輸血,她也將必死無疑。

一想到死,她身體所有的毛孔都張開了。

她突然感覺皮膚在呼吸,而眼睛居然擁有了超強的夜視能力。

。 其實李泉站在那裏能夠聽得到他們在這裏說什麼,徐文強能夠有無反顧的相信自己,確實就已經是一個合作的開始了。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必須要給他們一個非常滿意的結果才行呢。

過了沒一會兒這個施工隊的人直接就過來了,他們來到這裏應該發現這個工程也是蠻大的,心裏面其實也是美滋滋的。

因為按照工程量來算的話,他們的提成又該拿不少了。

這個時候的李銳的助理在遠遠的地方看着,這裏面有一些事情要發生,可是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

沒過多久他也發現了李泉的人竟然過來了很多的人都在這裏準備拆這個房子。

這裏都覺得這個房子實在是太熟悉了,好像自己跟他在那裏見過一樣。

於是趕緊拍了個照片發給了李瑞,想要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不是他們弄的房子呢。

「老大你快看看這個物資的模型,咱是不是在哪見過呀?怎麼感覺好像非常一樣的樣子呢,你會回憶一下。」

這個時候收到消息的李瑞還以為是李泉的消息了,可是沒有想到這麼一看就發現並不是李泉過來的一些消息。

而是助理髮現的這個屋子的一些消息,李瑞本來覺得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房子罷了。

可是沒想到等到點開了一看,卻發現這個照片裏面的竟然是他之前負責的一些屋子的建築,是到底什麼樣的情況呢?

為什麼要重新拆了再弄呢?錢都已經打過來了,難不成還不讓自己負責了不成?

「等一下我去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之前這個時候到了李瑞有一些之前有一些着急了,因為他這個一般都是先付一部分定金,然後再付尾款的。

像這樣的一個房子定金雖然有不少,但是根本就沒有辦法解決。

現在公司的一些問題,可能是因為之前李泉的那些事情的出現吧,導致很多的公司紛紛和他們有了一些節約的行為。

雖然說也可以拿到一些節約的費用的,是加起來也沒有太多,他還是希望通過自己的一些能力能夠讓兩個人之間再一次有一些合作呢。

可是沒想到現在李泉角再一次和徐文強站在一起了,而且照片裏面很明顯能夠看得出來,他們已經開始準備接下來的合作了。

這不僅讓李悅更加的想要生氣,看來真的應該找一個助理在旁邊跟着李泉,要不然什麼都不知道了。

最近這個時候的李瑞直接和第三方的公司打了個電話,可是沒有想到卻突然間被那邊臭罵了一頓,這讓李偉整個人稍微有些無語了。

因為肯定是着急的呀,畢竟這樣的一個大客戶直接就丟了,如果要是能挽回的話,當然要盡全力去挽回的。

Leave a Comment